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树—情缘

人生若没有亲情、友情和爱情,就像生活中没有阳光一样!祝愿有情人生活永远充满阳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亲情、友情、爱情这是人生中重要的主题!人活着,就要孝顺父母,亲和兄弟姐妹,珍惜朋友之间的情谊,更要多些爱!人老了,要活的轻松一些,老有所乐!大树—情缘,献给我的亲人和朋友们!祝有情人快乐!健康!幸福!

网易考拉推荐

四十周岁那年生日  

2010-05-19 05:12:58|  分类: 大树情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今天,是我57周岁生日,昨天中午三个“小朋友”晚上四个“大朋友”给我过生日,让我想起十七年前的519日,40周岁那年的生日,曾经的感动,终生难以忘怀。

37岁那年担任了厂党委副书记(主持工作),当我坐在一个老县团企业“一把手”位置上的时候,激动地热泪盈眶,感慨万千,六年的“拼搏”和所付出的辛苦,终于得到了回报!

1984年,当时我是车间党支部书记。因为我带职到东北工学院脱产学习二年,在我们69年入厂的这批人里,是第一个拿到“文凭”的。当时,全厂上下舆论很大,说我要进厂领导班子了。一起入厂的同事在一起喝酒,“将来当厂领导了,可别把咱哥们忘了!”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,我没有回应,只是一个劲地劝大家喝酒,平时我的酒量算是可以的,但那天我真的没喝多少酒。

事后,传出话来,说我喝酒时说“石棉厂的天下是69年的天下”,后来传到局长耳朵里,变成“石棉厂的天下是狄学林的天下”了,提干怕野心呀!我当时从车间已抽出来一个多月了,负责筹备全厂军民共建展览。开展的第二天,我和一个副厂长就外出去搞调研了,也有一个来月的时间,回来后,领导让我回车间工作,我当时就意思到我提干的事“没戏了”。

那天,当我得知自己没进班子的原因后,就去找那个副厂长,委屈地和他说:“我从来就没说过这样的话,进不进班子我不在乎,但决不允许别人以此来“诬陷”我,我要找领导说清楚。”副厂长的一句话,让我顿时清醒过来:“你找领导谈,就说明你想进班子,不想,为什么还要说清楚,再有,这样的事你能说清楚吗?!”。那天晚上回到家,我就暗下决心:一定要尽我的全部精力,把我所在车间党支部的工作干到尖上去。

我为自己确定的目标默默地工作着,每天早出晚归,连续几年大年三十晚上都是在后进职工家度过的,付出的代价是可想而知的。一年以后,车间党支部就被评为省先进。1986年的716日,市委组织部找我谈话,让我汇报近两年党支部的工作情况,我终于有了机会来表现自己,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机遇吧!我抓住了这个机遇。

那年十二月份,我作为沈阳市唯一的一名代表,到北京出席“全国先进党支部和优秀共产党员事迹经验交流会”,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。结识了省委组织部张传庆副部长,和曲啸、胡景芳、倪义方、陈玉硅等先进人物。从北京回来后,我先后在全市做了100多场报告,我个人照片还上了辽宁省第十二期《共产党员》杂志封面。我从一个无人过问的“小人物”,一下子成为全省、全市党支部工作的“标杆”,成为一个知名人物。

第二年初,我内心感到压力很大,单位分房、长工资、当劳模,好事都给我一个人了。工作是大家做的,可荣誉却让我一个人享受,我向领导提出不再当“典型”的想法,几经周折,19879月我担任了厂工会主席。1990年厂党委书记调走后,我又糊里糊涂地接了他的班。

19928月,党委换届改选,3名政工干部全都被差下去了,只剩下我和厂工会主席。记得改选那天,局党委书记和我说:“你得票80%,就是优秀的。”结果我得了“优秀”,但那33张反对票一直困惑我多年,谁投的呢?在中非任职文件下发以后,我不再“沉默”、善良了,做了一件违心的事,挤走了“对立派”的头,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“政治需要”吧!“风波”过后,那33人里的大多数人,开始对我前呼后拥了。

我们单位那时归中国非金属矿工业总公司管,当了厂党委书记以后,经常要跑北京,一来二去的,和北京的领导也都混熟了,他们对我印象都很好。1993年初,中非成立工作组,到南京厂调整领导班子,把我也抽去了。几个月来,工作组有纪律,不准喝酒,记得那天组长牛主任回北京,中午破例喝了点酒,晚上5点左右,南京厂党委朱书记到宿舍来看我,我当时正躺在床上,想着今天是我的生日的事,他约我出去吃饭,我执意不去,后来架不住诚意,就跟他出来了。

南京厂地处燕子矶,属于市郊,我和朱书记到了当地一个很豪华的饭店,当我走进包房时,眼前的情景让我激动万分,10多个人围在圆桌前,桌上放着一个很大的蛋糕,上面点着四十根小蜡烛,“祝你生日快乐……”大家齐声唱着生日歌。我和大家一一握手后,坐到早已留好的座位上。“你们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呢?”我问朱书记,他看了看我,笑了!

“开始吹蜡烛了!”不知谁喊了一声,“狄书记,许个愿吧!”。我站起身来,对着早已点燃的四十根蜡烛,双手合掌,闭着眼睛,心里在默念着,祝福着……当我一口气将蜡烛全都吹灭时,包房里响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掌声。

人生能有几次博,四十岁那年,是我政治生涯的顶峰时期。16岁入厂,22岁步入“官”场,三年一个台阶,一步步“验证”了当年的传言。从南京回厂后,企业经济效益开始“滑坡”,党组织在企业的地位也开始下降,1997年初我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自己工作了28年的工厂,到机关事业单位工作,曾经的“辉煌”已成为历史的回忆。

如今,自己已步入老年人的行列,活泼可爱的外孙女小米奥,给姥爷带来了天伦之乐。为了今晚的生日,小家伙天天练唱“祝你生日快乐”这首歌,还是中英文唱呢!“祝姥爷生日快乐!”小米奥的一句祝福,让我觉得自己非常幸福!

人老了,身体健康是第一位的,但更重要的是人生无论怎样,都要有所追求,都要快乐和幸福!“等到80周岁生日那年,能亲眼见到小米奥穿着婚纱站在结婚的殿堂上,那将是我今生的最大期盼!”这是我的生日感言!(dxl_2010-5-19

四十周岁那年生日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 

四十周岁那年生日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 

四十周岁那年生日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 

四十周岁那年生日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 

四十周岁那年生日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98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