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树—情缘

人生若没有亲情、友情和爱情,就像生活中没有阳光一样!祝愿有情人生活永远充满阳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亲情、友情、爱情这是人生中重要的主题!人活着,就要孝顺父母,亲和兄弟姐妹,珍惜朋友之间的情谊,更要多些爱!人老了,要活的轻松一些,老有所乐!大树—情缘,献给我的亲人和朋友们!祝有情人快乐!健康!幸福!

珍珠婚——我的初恋爱人  

2009-10-28 16:51:07|  分类: 婚姻家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珍珠婚——我的初恋爱人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珍珠婚——

我的初恋爱人

 一晃五年过去了,银婚那年,我们搬进了新居,从太平庄搬到了北苑明珠,女儿还特意给我们补照了婚纱照,那三口之家的照片我十分喜欢,至今还挂在南北屋过道的墙上,大厅里原有的三幅照片,在女儿2006年5月结婚时换了一张她和代微的婚纱照。

今天是我和永军结婚三十周年纪念日,我们在一起生活了三十年,一个“穷”小子能有今天,说句心里话:知足了!去年小米奥的诞生,又给我们这个三代人之家增添了无限的快乐,小米奥已一周岁半了,聪明、灵力、漂亮、很有个性,更是招人喜爱,她是女儿献给我们的最好礼物。周日那天,女儿女婿还给我们“庆祝”了一番,我们三代人照了张全家福照片,放在了我的电脑桌面上了,女儿还在龙摄影定了一套珍珠婚照,等代微回来再去照。我现在唯一的希望,就是看着外孙女小米奥更加茁壮地成长起来,直到她结婚,和我们一起走过那金婚之年!

结婚三十年,弹指一挥间,回想起那共同走过的一年又一年,回忆起那共同经历一天又一天,初恋时的情景,历历在目。你好珍珠婚!你好!我的初恋爱人……

我和永军是经“傻青子”介绍认识的,他和庆祥是中学同学,和永军的二姐夫家是亲戚。记得看对象那天,1978年正月刚过,在她二姐家,她坐在炕里的一头,我一进屋就坐在了靠门这边的炕沿上,大家出去后,我认真地看了她一眼,她冲我一笑,她那脸上的两个小酒窝,还有那又粗又黑,快达拉到地的大辨子,一下子就把我深深地吸引了。她是我第二个看的对象,长得可比上一个好看多了。

听说她也同意,可把我乐坏了。我俩见了几次面,相互感觉都很好,我俩是同龄人,她比我大两个月,事事都让着我,还真的有点“姐姐”样子。我的家庭、个头和模样和她相比,虽说有些差距,但我是国营单位,又是机关干部(厂团委书记),这也算是优势互补吧。

在1978年5月19日我生日那天,组织上派我去昭盟绍根带队,之前我开着团委的介绍信和忠秋还特意去了趟她的单位,一个区属的集体企业,她当时担任保管员,单位领导对她的评价很好,这样我就放心地去了。到绍根没几天,我就给她回了封信,向她“汇报”这里的情况,信是寄给她爸爸单位的,在大信封里面又放了个小信封,由她爸爸再转给她,她来信也是这样,这是我俩事先约定好的。

她回信了!我打开大信封,再抽出小信封,打开一看:“狄学林你好!”信的开头直称我的大名,再往下看,都是些鼓励的话,什么好好工作了,不要想家之类的,信写了一页半,我看了有三四遍,好在回信了,说明她还是关心我,挂念我的。

我带队这个青年点,是由两部分人组成,一部分是七四年的老知青,当年“扎根昭盟干革命”的那批热血青年;另一部分是我市建材系统的子弟,下乡两年,我那年25岁,和他(她)们最小的相差还不到5岁,我记得青年点长是个女的,是老知青,比我小两岁,人很开朗活泼,工作既有热情又有水平,干起活来像个“假小子”,青年点里的事基本上用不着我操心,每天晚上她都到我的屋里来汇报工作,听从“指示”。我当时的主要任务:一是放手支持她们的工作;二是和生产队里搞好协调,为知识青年多争取点工分和改善伙食等。

一天,她拿着封信到我屋来,“师傅,谁寄来的信呀?”她问我,我接过信,指着信的封面:“这不,辉山畜牧场的一个朋友。”“是男朋友还是女朋友呀?”她又问,“一个老头。”她听后哈哈地笑了起来。“师傅,处对象了吧!”我没知声。等她走后,我打开小信封:“学林你好!”信的开头比上次少了一个字,感到亲切了许多,我一口气把信读完,再看时觉得有点不对劲,我把上次她写给我的信找出来,两封信对比,越看越觉得两封信不像是一个人写的,永军的字写的很好,这封信的字很像她写的字,但肯定不是她写的,我脑子有点乱,“怎么回事呢?为什么呢?”那一夜我失眠了。再回信时我没有提起这件事,因为我很在乎她,相处时间太短,我怕搞不好出岔子。后来撤点回来,我才知道,那封信是她让同学光瑞代抄的。“那天,光瑞找我上街,我在洗头,她着急走,我就说,老狄来信了,桌上有草稿,你替我抄一下。这有什么呀!”那天,她和我解释完后“呵呵!”地笑了起来,我也笑了。

10月份撤点时,那个青年点长送给我一个很精美的烟荷包,她是在一个晚上偷偷地到我屋来送给我的,我当时也没在意,连声谢谢都没和人家说,结婚后才发现,荷包上绣了一对鸳鸯还有四个字“互敬互爱”。永军看后说:“她是不是要和你搞对象呀?”“谁知道呀!”我说。

从昭盟回沈后,我被安排在东陵区知青办工作。每天上班骑车需一个半小时,说也巧,每天都能从永军家胡同口路过,晚上下班回来,一有时间我就到她家坐坐。老父亲对我很好,每次去都能给我做几个菜,他老人家在辉山农场做业务员,人很厚道,平时话很少,也不怎么喝酒,但我每次去都能陪我喝上几盅。永军的母亲在她十几岁时就去世了,她还有一个哥哥,三姐姐和一个弟弟,那年哥哥和两个姐姐都已结婚,三姐和弟弟下乡了。老父亲带着她一起生活。一天我酒喝多了点,永军送我到胡同口,那条胡同很窄,有二三十米长,晚上又黑,我执意不让她送,并用两只手扶着她的肩往回推她。第二天,我再到她家时,她坐在炕上,脸冲着炕里没有理我,我到后屋,老父亲正在做饭,“大爷,怎么了?”老父亲说:“没大事,脚被砸了一下。我回到炕上,用手将她身子转过来,我发现她在哭,“怎么样了,让我看看!”她没有让我看,并将我的手推开。吃饭时,我简单吃了几口,老父亲让我喝酒,我哪有那个心情呀!后来,才知道是由于我前一天晚上用手碰了一下她的肩,她工作时走神,被电机盖子砸到脚了,好在破了点皮,没伤着骨头,在家休息两天就去上班了。从那以后,直到我俩结婚,无论在一起“压马路”,还是单独在屋里聊天,我再没有碰过她,连手都没有碰过。

同事们知道我处对象了,都想看看她,和她说了几次也没答应我,让我很没面子。一次单位组织职工在北陵军人俱乐部看电影,我给她要了张票,可直到电影快开演了,她才随我进去,电影没散场我俩就离开了剧场。有几个老同学看到了她,见我面直夸她长的好看,“大辨子一甩咔咔地响!”但也都说我,将来肯定是个“妻管严”。

1978年底,我俩相处有几个月的时间了,有一天聊起结婚的事。她说她在家里是老姑娘,结婚怎么也得有个立柜,那年代结婚时兴多少条腿,立柜、高低柜、桌椅等加一起,有的到了三十六条腿之多,我们家才从“贫穷”中摆脱出来,大哥结婚时,“新房”就是院子里的“煤棚子”,墙面用“嘎斯粑粑”简单粉刷一下,一个桌子,两把椅子,一对箱子。我说,我们结婚时,我在“煤棚子”的地方盖间新房,家具只能和哥哥一样,立柜等结婚以后再添置,下面还有三个弟弟呢!不能让老妈为难!我看她听后显得有点不太高兴,俩人沉默了有几分钟,我对她说:“我家就这个条件,你看行咱就处,不行就拉倒。”说完我就后悔了。她看了看我说:“那拉倒就拉倒!”我骑着车走了,走了很远,我回头看她,她仍然还站在那里没动。

第二天,我经过她家胡同口时,深深地往她家的方向望去,车骑的也很慢,我当时多么希望能看到她,再和她好好谈一谈。一连好多天,都让我失望,我们俩的关系就这样结束了吗?多少个不眠之夜,我脑海里总是出现她的身影,尤其是她那大辨子,走起路来,一摆一摆的,真是美极了!

还有两天就到元旦了,知青办的同事给我介绍了一个对象,是东陵区的知青典型,在一个军工企业工作。我们第二天在厂门口见的面。当时,天正下着小雪,我俩谈了有两个小时,洁白的雪花已笼罩了大地,唯有我俩的脚下,一片雪花都没有,我俩低着头,用脚不住地踔着落在地上的雪花,相互述说着,都不愿离去。我向她全部“坦白”了我的“恋爱史”,她也是个很实在、很明快的人,对我的家庭现状表示同情,并表示只要我愿意,结婚的事都不用我操心,“明天元旦到我这来玩好吗?”她约请我到她家来,看来她对我很满意,她长的很周正,尤其是她的气质很合我意,我没过多地考虑就说:“这里有什么好玩的,到城里去玩吧!”她听后没说什么。恰恰是这句话,让我失去了一次机会。第二天我按约定,到市政府广场等了三趟车,从她家到这不到二十公里,快到十一点了也没见她的影子,我跑到介绍人家一问才得知,人家坐第一班车就来了,说我嫌弃她家是农村的。

这之后,一直到来年的正月初五,这期间我经人介绍看了几个对象,有人家不愿意的,大都嫌我个子矮,有一次卫东给我介绍一个,身高1.64米,我管我姐夫借了双42的皮鞋穿上,虽说大一号,也比我穿黄胶鞋高些,就这样也是只见了一面就吹了;也有我不愿意的,我总是拿永军的长像和人家比,有的觉得相差太大;还有一个是母亲不同意的,那是一个大医院的护士,比我大一岁,但人很好,通情达理,处了三天见了四次面,那天晚上我将她领到家,主要是想让母亲”把关”,母亲上夜班,为此晚去了一个小时,第二天早上,又提前一个多小时不到六点就回家了,和我说:“二啊!妈不同意呀!”我理解母亲的心,就放下了;正月初三那天,单位组织职工到皇姑影院看电影,我厂财务科的高师傅挨着我坐,听说我对象黄了,答应给我介绍一个,说是银行的,全市珠算比赛第一名,我说过了年给她信。

初五那天上班,高师傅到团委办公室来,我俩正聊着,电话铃响了,是“傻青子”来的电话:“怎么搞的,这么大的事你事先也不和我说一声,你马上出来一趟。”我和高师傅说:“怕是不成了,我原来处的对象介绍人来了。”在厂大门口,“傻青子”二话没说:“晚上到二姐家去一趟!”

还是那间屋,还是那个炕,她还是坐在炕的那一头,还是穿着那身带花的棉袄罩,那大辨还是那么的长,她看见我来了,冲我一笑,我冲她一笑,什么也没说,就这样我俩又合好了。原来,我俩分手后,她一直也没有和家人讲,过年到二姐家窜门,大家都问“小狄子怎么没来?”才知道我俩分手这事。有情人终成眷属,这还得感谢“傻青子”呢!

开春,我利用休息日,将院里的煤棚子扒了,找来一些同事,一天时间就将房子大框盖起来了。之后,我又没黑没白地抹灰、搭炕、吊棚,打窗户门,刷油,电路安装等,妈妈和兄弟姐妹也都为此付出了很多的辛劳,干了有三个多月的时间,一个近12米的新房终于盖好了!看着用自己的双手盖好的新房,我和永军都笑了!我家和沈家原来都在北道口“黄家大院”住,1976年动迁搬过来,三间正房,两家一家一间半,一间住人,半间做厨房,院很大,来时两家都在门前盖了一间有7米多的仓房,我结婚后不几年的时间,这个院有了6户人家。

房子盖好以后,永军的父亲托人给我买来一大汽车的木料和胶合板,这是他老人家第一次利用职务之便,我明白她老人家的心思,也从心里特别地感谢他。我将木料给大哥一半,我们俩都打了个立柜,我的立柜是求一个小木匠干了一天,余下的活都是我一点点利用业余时间干的。老人家2002年去世,他老人家十多年来对我的“特殊”爱戴,让我一直铭记在心里。

我们结婚的日子定下来了,九月份,单位组织中层干部去北京瞻仰毛主席遗容,永军给我拿了几百元钱,让我利用这个机会筹备一下“嫁妆”,东西买回来一看,我自己都笑了,朝阳的羊绒衫,彰武的皮鞋,辽阳的袜子等,没一件是北京产的,也没有一件她是满意的,但她没有过多的指责我,又添了点钱买了些必须品,还买了一对红“皮箱子”,这对箱子至今还在,搬家那年我把它放在地下室里了。

结婚的前一天,我俩办了结婚证,她去理发店又将长长的大辨剪断了!真是好可惜呀!那大辨子她保存了好多年,后来也不知哪去了。最可惜的是,我俩相处一年半的时间,一张和她带大辨子的照片也没有留下来。

1979年10月28日,我们结婚了,没有鞭炮,没有宴席,操办的再简单不过了,因这我当时是厂团委书记,要别人“新事新办”,我也不能破例呀!早上九点多钟,单位出了一台大客,将新娘和“娘家人”及亲属拉了过来,看了看新房,坐了没有半个小时就走了,临走时,她的哥姐们对我说:“我们把永军交给你了,希望你们今后生活幸福!”“放心吧!我会好好待她的!她是我媳妇了!”我向亲属们表态。

那天晚上我和永军到她老姨家,老姨给我们包饺子,我去皇姑区第一职工业余中学(四十中学)去上课,学校离老姨家很近。我是高一一班的班长,下第一节课时,我给大家发喜糖,老师见我穿着一身“新郎装”,说什么也不让我上第二节课了,硬是给我撵了回来。1980年3月,我考上了东北工学院专业干部培训班自控专业,带职脱产学习了二年,取得了大专文凭,这二年奠定了我以后政治生涯的基础。四十中学业余高中每次招收新生时,都拿我这件事做典型例子,在全校进行宣传。

家是爱的港湾。我们结婚以后,一共搬了五次家。女儿九个月时,母亲和我商量,我将新房子让给了三弟结婚,搬到只有16平方米左右的大屋,和父母及二个弟弟一个妹妹住在一起,学校放假时,我在大屋里间壁出一个有7平方米多的小屋,这样住着就方便多了;又过了二年,四弟结婚,当时正赶上我从东工毕业回厂,就向单位申请了一间10.1平方米的平房,好在离母亲家很近,住了四年多;如今这三处平房都已不存在了。1987年9月我当厂工会主席那年,单位奖励了我一套住房,当我拿着钥匙打开房门那一瞬间,让我惊呆了,我真是连做梦都没有想到,“天上掉馅饼”了!60多平方米,好大呀!三楼南北两室,那年我才34岁。我们在这住了十七年,没有太多的装修,直到搬家,屋里水泥地面上那地板油已磨出的岁月痕迹,已深深地铭刻在了我的记忆里。

男人的一半是女人。在珍珠婚之年,我十分地感谢为我及这个家庭付出三十年太多辛苦的爱人,在我的成长轨迹里,每一“闪光”之处都包含着她无私的奉献,我们家庭的每一步发展,更是离不开她的贤惠、朴素和勤劳,没有她,就没有我曾经的事业上的辉煌和成功;没有她,就没有我们这个家庭的过去和现在,我的未来不是梦,青春离我们虽远,如今已是人过中年,人老了,老要有老的追求,祝福吧!我们的珍珠婚!祝愿吧!快乐、健康、幸福的生活!让我们携手并肩,共同再走过今后的二十年……(dxl_20091028)

珍珠婚——我的初恋爱人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珍珠婚——我的初恋爱人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珍珠婚——我的初恋爱人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珍珠婚——我的初恋爱人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珍珠婚——我的初恋爱人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珍珠婚——我的初恋爱人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
珍珠婚——我的初恋爱人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珍珠婚——我的初恋爱人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 
珍珠婚——我的初恋爱人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32)| 评论(5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