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树—情缘

人生若没有亲情、友情和爱情,就像生活中没有阳光一样!祝愿有情人生活永远充满阳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亲情、友情、爱情这是人生中重要的主题!人活着,就要孝顺父母,亲和兄弟姐妹,珍惜朋友之间的情谊,更要多些爱!人老了,要活的轻松一些,老有所乐!大树—情缘,献给我的亲人和朋友们!祝有情人快乐!健康!幸福!

迟来的道别,永久的思念  

2009-08-21 14:23:55|  分类: 大树情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他走了,永远地离开了我们,离开了他所热爱的生活!当我得知希志大哥病逝的消息时,十分悲痛,他那音容笑貌不时地在我脑海中闪现。他是影响我人生最重要的一个人。从1987年第一次相遇,到2007年最后一次见面,我俩相处了整整二十年,曾是手足之情。没能送他最后一程,这让我心里总是感到有些愧疚,一想起来,泪水就不知不觉地流下来。他走了,带着他未了的心愿,带着他曾经的辉煌,走了!走的是那么的让人怀念!

 1987年9月,我担任了厂工会主席,之前我所在的党支部在1986年12月被评为沈阳市唯一的全国先进,由于我是党支部书记,单位奖励我一套新房,二室60平方米,我家住三楼,希志大哥家住在我的楼上五楼,也刚搬来不长时间,他有一对双胞胎的女儿,非常招人喜爱,还有一个儿子,当时在上大学,因为她的女儿和我女儿年龄相仿,又经常在一起玩,时常各家窜窜,这样一来二去,两家走得就很近了,每逢我女儿的生日,小姐俩都过来给她祝贺。他那时在市体改委工作,每天晚上只要他有空,就到我家,俩人在一起下下象棋,有时喝点小酒,聊聊天,时间一长,哥俩相处的也就不分彼此了。

 1989年10月,单位分房子,厂长让我担任分房委员会主任,这下麻烦可大了,经常有人到家来“闹”事。大年三十零时刚过,他送走同志,回来路过我家门口时,发现门两边用黑笔写的“对联”,他敲门进屋,告诉我们要注点安全,让我们不要害怕;早上又给我家送到许多过年的菜、肉、酒等好多东西;并找人把黑“对联”刮了下去,贴上了新对联;晚上又过来陪我们一起喝酒,一起度过了那个不平常的除夕之夜。

 1990年5月,我担任了厂党委书记,原想通过他,推进一下厂里的改革,没想到让他吃了“苍蝇”,多年来,一提起这事他就冲我“发火”。那年,他亲自带队,有10多个人来厂搞调研,想树立我厂为全市改革的典型的,可经过调研后,发现各项经济指标不具备“典型”条件,为此,全市的改革工作会议向后推迟了好几个月。从那时起,他时不时地就给我上课,经常给我讲一些有关经济管理和改革方面的知识,让我受益匪浅。

 他担任张士经济开发区领导以后,每天工作很忙,但无论他晚上几点回来,每次路过我家时,总是要敲门进来,哥俩下两盘棋,有时酒喝多了,喝几杯茶水后再回家睡觉去;那段时间他经常出国,每次回来都给我捎带些东西,他送给我的那个剃须刀我用了足有十五年,还有那件鳄鱼牌T恤衫、各式各样的领带,我现在还都保存着呢!

 1992年以后,厂经济效益逐年滑坡,他劝我到开发区去工作,我当时在厂工作干的还算顺利,最主要的是我有条原则,不"跟人",就没答应他,当时他很生气。1996年以后,厂子生产经营很难了,断断续续全厂有一年多没开资,我向他提出要离开厂子的想法,他说:“干你的党委书记好了!我才不管你呢!”他嘴上是这么说,可当大哥的哪能看着兄弟有困难不管呢!1997年初,他安排我去了市体改委下属的社会保险监察大队任副大队长,后来社保分设,我又求他调到了现在的单位。是他改变了我的人生命运,这一点我要感谢他一辈子!

 1997年7月我担任了沈阳市社会保险总公司一个分公司的经理。他当时已是市政府副秘书长,并分管社保工作,他经常到我们分公司来,搞调研、商谈社会保险发展事宜,有时我也给他出些主意,只要我说的对,他都采纳,在这方面他给我的感觉,一点也不像“大官”。那年,我们十几个人的小公司年保费收入超亿元,在全市人均保费收入排第一,我回家向他汇报时,本想听他表扬几句,没想到他狠狠地批评了我:“有点成绩就张扬,尾巴翘到天上去了?这不是你个人的功劳,是大家的!”是他让我懂得了夹着尾巴做人的道理。

 1998年他被“双规”,我从内心为他感到惋惜,他在我的心目中,是那么的有才华,有知识;那么的有工作能力和工作热情。回来后,他比以前少言寡语了,他受到了组织上的处分,没了自己的事业和工作,他开始沉默,那时他才又搬的家,搬到北陵门前下马石旁边,整个装修都是我一直帮他照看的。有一天他来到我家,我俩打出租车,跑了两个多小时,花了足有300元车费,在宽敞的张士开发区大道上转了好多圈,他眼里一直含着泪花,一边转一边向我介绍着他的“丰功伟绩”,并说:“就是想过来看看!我深爱着这片曾经洒下汗水的土地!”我无言以对,从他的言行里,我看到了一个老党员对党的事业的追求和热爱。

 从此,我们一些朋友,经常到他家里陪他下象棋、打麻将、喝酒、聊天,那几年的三十,我们全家人都是在他家过的;他在双规前就离婚了,大家都热情地帮他找对象,每逢休息日,都来帮他料理家务;后来,儿子结婚了;两个女儿也都相继出国念书去了;两年后他恢复了党籍,还保留了副局级待遇,他的脸上终于又露出了笑容!

 他有了“心上人”成了“家”以后,我们之间的来往就少了。记得最后一次和他及一些朋友们在一起吃饭,是在2002年8月,他过生日和大女儿出国前夕。而后,有时也打个电话,过年过去看看。再后来,他有了工作,一天也很忙,我们之间的联系也就基本上中断了。

 直到2006年6月,我女儿结婚,在答谢宴的前一天,我和书俊到他家去请他参加,看到他屋里很乱,我们哥仨去对面吃了点饭,喝了几瓶啤酒,他说最近正准备和她分手,家里事也没人管,并埋怨我这几年为什么不过来看他。我没更多地解释,只是说,还以为大哥过的不错呢!第二天,他来了,这让我很感动,他特意和我说不要介绍他的身份,我让他坐在一号桌的一号位置上,那天他喝了不少的酒,见到了一些老熟人也显得很兴奋。

 2007年的有一天,我早上去北陵,到他家下马石那地方等通勤车,看见他也在等车,我俩聊了有十多分钟,他告诉我他和她分手了,又找了一个,他每天还在工作,收入很高,生活过的还好。我俩一直聊到通勤车来。我看他身体不错,精神头也很足的,没想到这是我俩最后一次见面。

 大哥!您就这样地走了,临走时也没让弟弟见到您最后一面。我知道您的脾气有时暴躁,弟从来不敢向你提批评,但这次我真的对您有意见了,生病了为什么不告诉我?那些年您每次心脏病发作,您都是在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,多少个夜晚,我从家打车过来拉您去医院,一次次,难道您都忘记了吗!病情发展了又为什么不通知我?前些天,每当我坐通勤车路过您家时,总是深深地往胡同里望上几眼,那里曾有过我俩多少回忆呀!

 晚上,我翻遍了电脑像册,把这么多年来我们在一起照的像片都找了出来,回想着过去在一起的时光,一起出去郊游,一起去爬山,尤其是每年的8月8日,朋友们欢聚在一起,给您过生日,祝您健康长寿!实际上你的出生为1946年8月12日,选在那一天,图个吉祥。如今这都已经成为了历史。我将您的一张最近的照片,简单做了修整,放在了网上,并在圈子里发了帖子:大哥,一路走好!以此来表达对您的怀念之情!

 大哥走了已有77天了。迟来的道别,更是一种思念!让张希志的名字和6月4日这个日子,永久地铭刻在我的记忆里!

 2009年8月19日

迟来的道别,永久的思念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两家人在一起共度除夕之夜

迟来的道别,永久的思念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 希志大哥全家照

迟来的道别,永久的思念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女儿十周岁生日那天,两姐姐来我家给她过生日

迟来的道别,永久的思念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1997年8月8日,朋友们给他过生日时,我们全家人和他合影

迟来的道别,永久的思念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2002年8月8日,大家给她过生日时的合影

迟来的道别,永久的思念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  我保存的张希志大哥最近的一张照片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shjzhang2000的博客  http://shjzhang2000.blog.163.com/  叶雨

        真是很巧,在这神奇的网络中遇到了大哥的亲人,我将他的留言转录到这里,以示对大哥的怀念。大哥!你走了一年多了,但亲人们没有忘记您!您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!

迟来的道别,永久的思念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 

 后记:

我见到了大哥的儿子——铁轶

那天,我接到一个电话,当我听出是小牛的声音时,很是激动,我俩约会周二见面。

“狄叔!五年多了,您还是老样子,只是头上多了些白发。”7月19日,我俩在小区对面的一个大排档见面时他对我说,我俩喝了许多啤酒,聊了这些年的情况和我关心的一些问题。得知他生活很好,孩子都上小学了,两个妹妹都已入了澳籍,生活的也很好,父亲去世时她俩都回来了。“我现在最是想念的就是你那俩个妹妹!”我说。

他送我一件礼物——他父亲的本人简历,写到92年,有三千字左右。早上我看了一遍,真是很珍贵的呀!

他和我说,大哥走时没有痛苦,一年前确诊是胰腺癌,但最后死于脑溢血,医药费花了有130多万,后期化疗费很贵的,还是特批的呢,他很感谢党和政府。

我们约定,明年三周年时,相聚青岛,在大哥的墓前寄托我们的哀思。(dxl_2011-7-20


清明的思念
   今天是大哥走后的第五个清明节,我将这篇日志置顶并上传到微信朋友圈子,以示对大哥的悼念!收到很多朋友的留言,在此表示感谢!
    丹凤:“二哥写的太感人了,早起没做饭看一眼没放下,一口气读完!令人感动!”;老爱“真感人!”;赵瑞敏表示哀悼;刘玉兰姐姐“大树兄弟,不要太难过了,会伤身体的!人死不能复活,你知道感恩,重感情,好人!现在像你这样的人不多!好人一生平安!”;牛一心老班长“大树是有情有意的人,可交!”。
    刘杰老弟是原厂办公室主任,他对希志大哥是很熟悉的,他的留言更是让我感动“兄弟情,朋友义,令人唏嘘,让人感动!我敬重学林大哥,只因您是个重情重义之人!
    一晃大哥离开我们五年了,原来的想法也没有实现,但我和铁轶一直有着联系,有机会一定要到大哥的墓地看看,给哥烧柱香,鞠上一躬!(dxl_2014-04-05)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16)| 评论(5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