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大树—情缘

人生若没有亲情、友情和爱情,就像生活中没有阳光一样!祝愿有情人生活永远充满阳光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亲情、友情、爱情这是人生中重要的主题!人活着,就要孝顺父母,亲和兄弟姐妹,珍惜朋友之间的情谊,更要多些爱!人老了,要活的轻松一些,老有所乐!大树—情缘,献给我的亲人和朋友们!祝有情人快乐!健康!幸福!

我的老父亲  

2009-04-05 23:21:23|  分类: 大树情缘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的老父亲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我的老父亲

老父亲离开我们整整9年了,如果他活着今年满90周岁。清明前夕,母亲带着我们兄弟五个,小妹和五弟妹,去了塔山公墓,给他老人家扫墓。我跪在墓前,向老人家磕头的那一刻,我祈祷上天,让他老人在那个世界里安好;我祈祷父亲,保佑我的母亲和他的子女们还有他的重外孙女小米奥快乐、健康、幸福!

我站在墓前心情很沉痛,父亲安葬在这里已有6个年头,石碑前那两个小狮子嘴里的五枚硬币,记录着岁月的痕迹,我又将一枚新硬币放在里面。安息吧!我的老父亲!您老人家用一生的辛劳让您的七个孩子,不!是八个孩子(朝阳大姐)!都过上了好日子。我们为有您这样的父亲而感到骄傲,您不仅养育了我们,而且用您最朴实、憨厚的真情感动了您的下一代,影响、教育他(她)们学会了如何做人,如何做个好人。您虽然没有给我们留下什么,但您在我们心中永远都是最伟大的父亲!最值得敬重的老父亲!

我刚记事时,正赶上60年自 然 灾 害,那时家里已有五个孩子,记得那年三十晚上,邻居家送来点面和肉,母亲给我们包了些饺子吃,我和哥哥、姐姐每人分了一平碗,按理说一个七岁的我也够吃了,可能是饿的或是饺子包的太好吃了,没一会儿,我就将饺子吃完了,往墙角一退,坐在那里,妈妈看了看我说:“二儿,没吃饱吧,妈给你夹两个。”说着就用筷子夹了个饺子往我的碗里放,我可能是被母亲的语言和动作感动了,两行热泪顺着脸就流了下来,对妈妈说:“妈!你吃吧,我吃饱了!”我说这话时声音都变了,爸爸就坐在我的身边,看见我哭了,用眼睛瞪了我一下,不知怎的,我“哇!”地哭出了声,大年三十都图个吉祥,我这一哭,惹恼了老父亲,他伸过手,二话没说,就打了我两耳光,一个小孩子哪受了这个呀,我哭着跑到了妈妈的怀里,妈妈拦住了父亲,那年三十过的,让我一辈子都难以忘记呀!

从那时起,在我幼小的心灵深处就萌生了:穷要有穷的活法,不能活的没有骨气,我下决心等长大了一定让父母过上好日子,让她们天天都能吃上饺子。说心里话,我从来没有因此记恨我的老父亲,反而很感谢他。老父亲一生结了三次婚,第一个媳妇是师付的沈家的亲亲,生完第一个孩子后,产后风死了,那个孩子养到三岁时还不会走,瘦的皮包骨,没办法就给了人家,我在文革期间在朝阳找到了这个大姐。后来又经人介绍,和我母亲姑姑的孩子结婚,也是生完孩子后,产后风死了,孩子开始由我母亲的姑姑带着,后来先天不足也死了,算命的说父亲“克妻”,他不想再找人了,二十八那年,我姥爷到我母亲姑家窜门,看到父亲日子过的挺艰难的,就把我母亲说给了他,如果从第二个老婆那论的话,我母亲和我父亲还差着辈呢!也可能是这个原因吧,母亲没有被“克”,还为老父亲生了五男二女七个孩子。

母亲怀有小妹那年,有一天,我在家里看着两个弟弟,天下着大雨,房子漏水了,我用家里仅有的两个盆放到炕上接雨水,五岁的三弟帮着我卷炕被,三岁的四弟躲在炕的一角吓得直哭,突然我的脚趾被炕被下的一块玻璃划破了,血流不止,我们三个兄弟哭成了一团。爸爸回来看到我们“狼狈不堪”的样子,让母亲辞去了工作,为此母亲哭了一天。从此这个家的生活全都由父亲一个人扛着了,我的老父亲,靠他一个人养活着9口人,真的是不容易呀!他为我们吃了那么多的苦,挨了那么多的累,可刚刚要享福的时候,他却永远地离开了我们!

62年我们家又添了一个娃,小妹是半夜生的,还是我到北道口请的接生婆呢!在她两岁时,由于生活所迫差点给了人家。64年8月2日天刚亮,我五弟又降生了,那年我们家房顶烟筒根着了一把火,事后,父亲单位领导给送来油粘纸,还有些木料,屋里用“嘎斯耙耙”刷的浆也很亮堂,老爸给取的名:“就叫亮吧!”头一天妈妈还带着我去副食品厂削苤蓝呢,那时我才11岁只能削,妈妈给我看堆,再就是帮我将苤蓝两头砍下去。管理人员看到妈妈挺个大肚子就说:“老狄婆,你不要命了!”可又有什么办法呢,七个孩子都在张口等着吃饭呀!四个孩子上学也都需要钱呀!父亲那时工资是45.8元,月平均还不到7元钱,每月都由政府补助,我们上学也都是打免费的。从我记事起我每年夏天都和妈妈来这里削苤蓝,挣个孩子们上学用的笔和本线。我小学没买过书和本,书是借老姨家小哥的,每天晚上抄下来,第二天上课用,本大都是用大白纸拆的,正面写满了用后面写。

老父亲在15岁的时候,从河北老家单身来沈阳学徒的,学修鞋。在老家11岁就给人家放牛,吃尽了苦头,来沈学徒期间也遭了不少的罪,满徒后靠修鞋维持生活。58年进了国营工厂,成为一名“打铁匠”,为了报答党的恩德,这些年老父亲一点错事都没有做过。现在为了维持这九口人的生活,不得已利用晚上的时间修理一些旧鞋,无论一天工作再累,下班回家也舍不得歇息一会儿,有时一干就是大半夜。那时我虽小,但也懂点事了,有时晚上陪着老父亲,在低暗的烛光下,看着父亲在那一针针地缝补着从旧物市场买回来的鞋子,有时给老父亲用毛巾擦擦额头上流下的汗珠。每到星期日母亲到北行将父亲修了的鞋拿去偷偷地卖,换些零花钱,每次母亲都带着我,为的是以防让城管抓住将鞋都没收,母亲将我安排在一个地方看着鞋,她拿着一双去卖,卖出去后再回来取第二双,有时被城管撵得到处乱躲,一又鞋也卖不出去呀!唉!那个年代又有什么办法呢!

文革期间,父亲修鞋这生意也停了,只靠他一个人的工资和工厂的20元的补助过日子。他对我们的管教更严历了,让我们都待在家里,哪也不让去。66年11月我和两个同学去北京“见毛主席!”还是背着他偷偷地走的呢。老母亲含着泪给了我五元钱,拿了几块地瓜干给我装在书包里,那年我才13岁呀!回来后,当老父亲得知我见到毛主席时,不但没生气,还让我把见到毛主席的情景讲给他听,就父亲那暴脾气,真让我没有想到。父亲的严厉有时也真让我们受不了,但没有他老人家这么管着我们,我们也不会有后来的进步呀!五个儿子都入了党,而且都当上了干部。在整个“黄家大院”,我们家的孩子为老父亲争了不少的脸呢!这也都是他老人家“管教”的结果呀!七个孩子,大哥和老儿子基本上没挨过打,其他的孩子都让他打过,我有几次挨打,至今都记忆犹新。

一次是我小学六年时,那时我是校足球队的,每天早上要到学校踢球,学校和我家就隔一条马路,那天球没气,我就用我家的汽管子打的气,完事就放在北门外的窗户下,当我踢球回来时,老父亲满脸的气愤,问我看没看见汽管子,我过去将汽管子拿来递给他,他拿起汽管子,二话没说,冲我的双腿就打了过来,我一只脚蹦跳着哭着跑进屋,母亲过来将他拦住,否则后果不知如何呢!从那以后,我做事小心谨慎,再没有出现过类似的错误,我也理解父亲,他那破自行车每天都要打气,那天再晚上回来一会,他上班就迟到了,那后果不堪设想。

还有一次,“文 攻 武 卫”后期,我家北面和学校的马路用石头垒得很高的墙,我总想过去看看墙那面的“世界”,一天我和老姨家的小哥,爬上将近两米高的石头墙,刚上去,还没等站稳呢,我就从墙上摔了下来,一条腿被一个石头尖划破了,我低头一看,里面的骨头都露出来了,我用手将流血的伤口按住,小哥背着我回来的,还没等进屋,就看见父亲从屋里出来,不由分说地就给了我两巴掌,“反了你了,还敢上墙!”我从小哥背上跳下来,跑到小哥家,我们俩家是邻居,我们家南北两头都有门,我又哭又喊,从北门进南门出,又跑进我家,妈妈出来将他拦住:“孩子都这样了,你还打他!”妈妈给我上了药,到了晚上我从老姨家回来,给老父亲承认了错误,表示今后再也不淘气了,他老人家原谅了我,并过来看看我的伤口,问我痛不痛,我当时忍不住哭了,是委屈呢?还是感动呢!我也说不明白。

我最后一次挨老父亲的打,是我上班的前夕。那天,我从学校打篮球回来,就早早趴在北屋的小炕上睡着了,晚上父亲下班,拉了一车“锯末子”,喊我起来往南院小棚子里放,可能是我玩的实在太累了,翻了几下又睡了过去,听母亲说,那天晚上老父亲就想“教训”我,让她给拦住了。第二天早上,也就五点多钟,我的被子突然被掀了起来,在我朦朦胧胧中被老父亲狠狠地打了一頓,我大哭,母亲过来说情都没有用,父亲打累了,问我该不该打,我说,该打,又问我为什么打我,我说因为我昨天晚上没干活,我一边哭一边说着:”爸爸我错了!”求他老人家别再打了,他才肯罢休。也就是从那时起,我学会了勤快,学会了干活,以至到我上班后学会了砌墙,搭炕,抹地面,还学会了干木匠活等,邻居家、同事家有活只要看到了,我都会主动去帮助他们干的。

69年母亲在父亲的厂(集体)安排了工作,我求母亲给了我3元钱,交了我上学以来的头一次学费。年底我也参加了工作,每月挣17元,记得我的第一月的工资给姐姐买了个洗脸盆和一又鞋,姐姐68年下乡时,箱子还是老爸修鞋用的小木箱,洗脸用的盆是家里的一个小面盆,我工作的环境虽然很艰苦,但每月还有7元钱的保健费,对我们这个家来说也是不小的收入,每月母亲给我2元钱,每个星期花五角钱吃上一斤面条,我感到很欣慰,因为别的孩子还没有我这个待遇呢!那年代“窝窝头”能吃饱就不错了。我们家的生活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一步步地好了起来。哥哥参加工作了,姐姐从农村回城了安排了工作,老父亲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,从此再也没有打过我们。

在父亲的影响下,我也一步步地成长起来,当了干部,入了党,在工作中,我始终以“抱恩”的思想支配着自己的行动,我“同情弱者,善待他人”,把“老百姓”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去办,把“老百姓”的困难当成自己的困难去解决,为职工分忧解难,极大地调动了职工的生产热情,在我担任车间党支部书期间,受到了职工的拥护和爱戴,1986年11月,我做为沈阳市唯一的先进党支部的代表出席了“全国先进党支部和优秀共产党员事迹经验交流会”,受到了邓小平、胡耀帮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,我的照片还上了1986年第十二期共产党党员杂志封面,当老父亲从电视里看到我和中央领导人在一起的画面时,老人家哭了:“我儿子见皇上了!”

1987年我们家的七个孩子都成了家,1988年我们这个大家庭已由9口人变成了23口人了,那年的五一节,我们在市府广场还照了一张全家福照片,这是我们家唯一的人员最全的照片。也就是在那一年,老父亲得了半身不遂,但每逢年节,孩子们都过来看望他老人家,全家人聚到一起,挤在这不到二十米的平房里,也是其乐无穷呀!如今老父亲离开我们已有九个年头了,他的孩子们都住上了楼房,而他却长眠在这里,站在他老人家的墓前,我们都为老父亲一辈子没住过楼房而感到遗憾……

我现在当姥爷了,我女儿玲儿在小的时候,爷爷一直都是很疼爱她的,我们这个家有很多好的思想都影响了她,使她入了党,当上了大学的老师,如今又有了我们家的第四代人——小米奥。老父亲,请您老放心,我们会永远记住你的教诲,去追求更加美好的生活!

安息吧!老父亲!子孙后代永远怀念您!

我的老父亲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慈祥可敬的老父亲

我的老父亲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1969年以后,我们家的生活开始好转起来,老父亲笑了!(照片摄于1975年) 

我的老父亲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 1996年我们兄弟五人站在老家河北抚宁爷爷的坟前合影

我的老父亲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 1980年,老家学满哥来沈阳,父母和我们几个兄弟在家院前合影。
我的老父亲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1996年在河北抚宁麻茹营老家门前,父亲和大爷四叔合影留念 

 我的老父亲 - 大树 - 大树—情缘

1999年8月老父亲最后一张照片 

后记:

         2011年3月31日,我和老三学友,老四学志去塔山公墓给老父亲扫墓。

     2012年4月1日,大哥、大姐、我、老三、老四到塔山公墓给老父亲扫墓。我跪在墓碑前磕了三个头:愿他老人家在天国一切都好,保佑他的子孙后代生活幸福,保佑他的老儿子早日康复! 老父亲在这里安葬已九年了!

     2013年4月3日,清明前一天,大哥、我、三弟、四弟,到塔山公墓给老父亲扫墓。以寄托我们的哀思!悼念他老人家!愿他老人家在天国一切安好!

     2014年4月5日,清明节。我、三弟、四弟、狄凯到塔山公墓给老父亲扫墓。狄凯在微信里写道:“清明节,给爷爷上坟,在坟前念经,希望爷爷贵跟随上师,归依三宝,早生极乐世界,阿弥陀佛!”我将这篇文章置顶,上传到微信朋友圈,“清明的思念”以示哀悼!

     2015年3月31日,清明节前,大哥、我、老三、老四到塔山公墓给老父亲扫墓。天下着雨,一年来,墓园变化很大,找了几处才找到二区21排老爸的墓地,那十一枚“硬币”还在,老三又加了一枚,老父亲离开我们十五年了。我给老父亲磕头时说了几句话,希望他老人家在天国保佑他的子孙后代生活幸福!

     2015年6月20日,端午节,父亲节的前一天,老弟学亮和女儿狄婷女婿王瑞龙去塔山公墓看望老父亲,这还是学亮有病以来第一次去呢!“我是一个人走上去的,下山累点。”周日我去他和我说。

     2016年3月31日,清明节前,我、老三、老四、老五、李影到塔山公墓给老父亲扫墓。李影开车,完事回老五家,老妈给做的面条,还炒了几个我爱吃的菜,我把用手机拍的墓碑照片给老妈看,老妈看了有一会儿,说“挺好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53)| 评论(10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